• <tr id='HpK2Gl'><strong id='HpK2Gl'></strong><small id='HpK2Gl'></small><button id='HpK2Gl'></button><li id='HpK2Gl'><noscript id='HpK2Gl'><big id='HpK2Gl'></big><dt id='HpK2G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pK2Gl'><option id='HpK2Gl'><table id='HpK2Gl'><blockquote id='HpK2Gl'><tbody id='HpK2G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HpK2Gl'></u><kbd id='HpK2Gl'><kbd id='HpK2G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HpK2Gl'><strong id='HpK2G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HpK2G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HpK2G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HpK2G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HpK2Gl'><em id='HpK2Gl'></em><td id='HpK2Gl'><div id='HpK2G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pK2Gl'><big id='HpK2Gl'><big id='HpK2Gl'></big><legend id='HpK2G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HpK2Gl'><div id='HpK2Gl'><ins id='HpK2G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HpK2G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HpK2G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HpK2Gl'><q id='HpK2Gl'><noscript id='HpK2Gl'></noscript><dt id='HpK2G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HpK2Gl'><i id='HpK2Gl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青春

               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

                上堤巡查28年,他是汉阳堤防“活地图”

                2020-07-11 20:14 来源: 汉阳知音
                调整字体

                  “章工,闸口加高正在施╲工出现了一点问题,需要你现场指导。”“好,我马上来。”7月9日上午,章俊正在长江港埠公司段闸口进行徒步巡堤查险,接到闸口值守人员的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章俊是汉阳环城河道堤防维修管理所的工程技术人员,1992年进入环城所,到今年已经扎根堤防28年,是名副其实的堤防“活地图”,单位的人亲切叫他章工。他负责汉阳区ω 水务和湖泊局环城所管辖18公里堤防全线的工程技术指导工作,这已经数不清是当天接到的第几波电话了,不是走在巡堤查险的大堤上,就是正在赶往技术支持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4日暴雨如注,环城所提前启动闸口封堵工作,20个◆闸口连夜封堵。他穿着雨衣打着手电,在两江沿线闸口不断巡视。很多专防单位都是第一次封闸,没有经验,他带队盯在现场指挥,一直到7月5日晚上11点多,20个闸口全部封堵完成,章俊眼里布满了红血丝,没有喊过一声累。

                  28年来他每天上堤巡查,18公里堤防全线,平时每天巡︾查2次,汛期巡查增加到4次,还要随时待命,处理专防单位和街道值守人员发现的突发情况。长江白沙洲大桥至国博洲际酒店堤段每天带队徒步巡查,检查有无蚁穴、鼠洞、散浸、管涌险情,汉阳港埠公司堤段沿线卐徒步巡查查找防水墙渗水点。“有时回到单位脖子,手臂都晒红々了,同事们都开玩笑说我晒成了小龙虾”章工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70后的章俊言语不多,带领着一批勤奋能干的80后堤防骨干,在平凡岗位上坚守,保卫汉阳百万◤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我市启动防汛应急响应后,他已经10多天没有回家了。他说:“防汛就是我的本职工作,是天大的事,不能有丝毫的懈怠。唯一感觉愧疚的是自己70多岁的老父亲生病住院,住院快2个月,他没能去医院陪护一天,全是老母亲一个人陪护”说着眼睛里闪烁着泪花。(来源:汉阳区融媒体中心)

               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0

                文化社会

                财经健康

                旅游青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