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gUg1Hs'><strong id='gUg1Hs'></strong><small id='gUg1Hs'></small><button id='gUg1Hs'></button><li id='gUg1Hs'><noscript id='gUg1Hs'><big id='gUg1Hs'></big><dt id='gUg1H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Ug1Hs'><option id='gUg1Hs'><table id='gUg1Hs'><blockquote id='gUg1Hs'><tbody id='gUg1H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Ug1Hs'></u><kbd id='gUg1Hs'><kbd id='gUg1H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Ug1Hs'><strong id='gUg1H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Ug1H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Ug1H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Ug1H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Ug1Hs'><em id='gUg1Hs'></em><td id='gUg1Hs'><div id='gUg1H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Ug1Hs'><big id='gUg1Hs'><big id='gUg1Hs'></big><legend id='gUg1H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Ug1Hs'><div id='gUg1Hs'><ins id='gUg1H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Ug1H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gUg1H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Ug1Hs'><q id='gUg1Hs'><noscript id='gUg1Hs'></noscript><dt id='gUg1H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gUg1Hs'><i id='gUg1Hs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深度

                搜索 网站地图 设置首页

                “烟火气”的味道,就是生活的味道

                2020-06-20 08:29 来源: 新华网
                调整字体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通过这样一桌菜,让朋友们体会到街头巷尾那份‘烟火气’,吃完再到露台上喝杯茶,感受一下上海的万家灯火……”55岁的美食达人白红卫邀请朋友们到家里吃饭,准备工作从下午三点就开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红烧肉、响油鳝丝、葱油海蜇、手撕鸡、油泼馄饨……四个热菜、四个凉菜,在老白的心里早就盘算好了。“我是一个画画的,烧菜和画画一样,从备菜、制作到摆盘▼是一种创作过程,每一步精心制作为的是朋友们喜欢。”老白说,“可能是因为我喜欢画画,所以我对装盘特别讲究,会根据菜品特点,选择相匹配的器皿,每个菜装盘都不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市场供应充足,菜场还是像往常一样热闹。五花肉、鳝鱼、鸡,哪家卖得好,老白非〓常清楚。网♀上买菜很方便,节省了都市白领的时间,但对于老白这样的“慢性子”,还是喜欢到菜场一一挑选食材。喜欢做菜的人十分喜欢菜场的那份你来我往“挑肥拣瘦”的热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买好菜,老白骑着自行车在上海的老街小巷里兜兜转转,不经意间就会发现几座很有来头的老建筑。老白租住的画室隔壁就是上海滩红极一时的影视明星胡蝶的旧居。“工作室放在这样的环境里,似︻乎多了一些灵性。上海有很多这样的老洋房,一些已经‘走出深闺’融入百姓的生活里,比如作为画室、餐馆、展览馆等,这就是上海独有的味道。”老白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白两岁时跟随父母从山↑东老家来到上海,他的童年记忆离不开上海的小馄饨。“我小的时候只有生病了才有小馄饨吃,当时的小馄饨真是好吃,这就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上海味道。”老白说。如今,小馄饨在老白手中有了新花样。“油泼馄饨是我发明的,上海人喜欢吃馄饨,我用油泼的方法尝∩试了一下,非常受朋友们的欢迎。”老白边说边操练起来。把馄饨煮♂好,放在盘子里,用制作油泼面的方法,加蒜末、葱末、姜末、生抽,馄饨下面用蔬菜打底,烧好的热油泼上去,瞬间一股香气散发出来……“老百姓的烟火气,就是生☆活的滋味。”老白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白年轻时在电视台工作,加班晚了还是喜欢去吃一碗小馄饨。“改革开放后,真正的夜市开始兴起,当时在夜市能吃到的也就是小馄饨、大馄饨、葱油炒面,再配一碗鸭血汤或者一碗油豆腐粉丝汤。现在的夜市选择太多了,可以说想吃什么都可以吃得到,总有一种味道适合你。”老白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老白画室的楼上是一个开放的小露台,夜幕降临,层叠交错的楼宇似乎都安静下来,成为这座城市的风景。“我的画室就像是一个会客厅,大家在这里可以品尝一下上海本帮菜的味道,感受一下上海的夜晚,聊一聊彼此的生活。”老白说:“我眼中的上海,无论烟火气,还是时尚潮、国际范,最大的魅力是,不管你身处在城市里哪一个角落,都能够在灯火中找到自己的方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【编辑:毕婷】

               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: 0

  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  文化社会

                财经健康

                旅游青春